The Munich crash of a song of ice and fire United undead blood real loyalty-melia kreiling

The Munich crash of a song of ice and fire: undead Blood Brotherhood clock Munich Real Madrid Manchester United forever fixed sina sports news today in Manchester is not very cold, still more than 10 degrees, while the other side of the channel on the European continent, Munich Germany has dropped to the freezing point, this time of year, Germany is colder than the UK some. This is reminiscent of the 1958 snowstorm raging in the afternoon, if Sir Busby is able to have a feeling, can not let the plane take off? 58 years later, another year in February 6th, the old Munich clock sounded again in Manchester. Can not forget the pain of the 1958 February European Cup, Manchester United in a 3-3 draw away to Belgrade red star, and with a score of 5-4 eliminated rival promotion to 195758 Champions League semi-finals. But in order to return to the country in time, their transport is private aircraft back to britain. At the end of second days, the first aircraft carrying the Manchester United team from Belgrade to Munich refueling, is preparing to return to Manchester. However, due to the blizzard, aircraft failed two takeoff, the final captain James Tyne at 3 in the afternoon 04 points determine the third take-off, the aircraft speed, failed to climb was found at the end of the runway, but has been unable to brake. The plane crashed out of the runway, airport fences and houses, finally broke in two, the left fuselage crashed into a tree, the right fuselage crashed into a parked inside the barracks, filled with tires and fuel trucks, and caused the explosion. Manchester United the long black and white list the plane crash, but also the only surviving United first team football, only goalkeeper Harry Greg and later United legend Legend Bobby Charlton. And only Harry Greg was awake. A moment later recalled, he said: "(the crash moment) don’t scream even listen to the cabin, as if there is no sound, flickering lights, in front of a black, with a bright, then, is the spark of eyes and violent crash, then everything is over, I thought as I was dead the." On the plane before the explosion, he is only maintained a sober consciousness, United players — still save Greg if not to try in the aircraft before the explosion injured teammate and coach out, it is difficult for us to imagine this tragedy is likely to bring a heavy blow to the united. Bobby Charlton and Greg are lucky enough, but God did not favor with his teammates, Geoff bent (fullback), Roger Byrne (Manchester United captain, Eddie, left back) – Coleman (centre), Mark Jones (vanguard). David Peggy (winger), Tommy Taylor (striker) and Billy Whelan (forward) a total of 7 players were killed on the spot, and the team’s top talent Duncan Edwards because of severe renal failure and death by torture after 15 days in the hospital, riding a crane to the west. United Service Manager Busby and another genius Bobby Charlton injured, and 10 surviving members, Blanche Fowler and Barry because of his injuries, although had a narrow escape, but a lifetime to bid farewell to the football field, so)

慕尼黑空难的冰与火之歌:曼联血不死 皇马义气 慕尼黑时钟永远的定格   新浪体育讯  今天的曼彻斯特不算很冷,还在10度以上,而英吉利海峡另一侧的欧洲大陆上,德国的慕尼黑已经掉到了冰点,每年这个时候,德国总是比英国更冷一些。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1958年的那个风雪交加的下午,如果巴斯比爵士能够提前有预感,是否可以不让飞机起飞?58年后,又是一年2月6日,老特拉福德的慕尼黑时钟再次在曼彻斯特上空敲响。   无法忘却的伤痛   1958年的2月的欧洲冠军杯,曼联在客场3-3逼平了贝尔格莱德红星,并以总分5-4淘汰对手晋级到1957 58赛季冠军杯的的四强。但是为了能及时折返国内,他们的交通工具是私人飞机回到英国。比赛结束第二天,载有曼联全队的飞机先从贝尔格莱德来到慕尼黑加油,正准备返回曼彻斯特。然而由于暴雪,飞机两次起飞都没有成功,最终机长詹姆士-泰恩于下午3点04分决定第三次起飞,在跑道尽头才发现飞机速度不足,未能爬升,但已无法刹车。飞机冲出跑道,撞毁了机场的围栏和民房,最终断为两截,左边机身撞向一棵树,右边机身撞向一辆泊在营房里面、装满了轮胎和燃料的卡车,并且引起了爆炸。 曼联那长长的黑白名单   那场空难中,曼联一队唯一幸存还能踢球的,只有门将哈里-格雷格以及后来的曼联传奇名宿博比查尔顿。而当时只有哈里-格雷格还保持着清醒的意识。事后回忆那一刻时,他说:“(空难瞬间)机舱里甚至听不到尖叫,仿佛没有任何声音,灯光忽明忽暗,眼前一下黑,一下亮,然后,就是火花满眼和猛烈的撞击,接着一切都结束了,我原本以为我已经死了。”在飞机爆炸前,他是唯一保持着清醒意识,还在救人的曼联队员――如果不是格雷格在飞机爆炸前拼尽全力的将受伤的队友和教练救出来,我们难以想象这悲剧还可能给曼联带来怎样沉重的打击。   博比-查尔顿和格雷格足够幸运,但是上帝没有一并眷顾他的队友,乔夫-本特(边后卫)、罗杰-拜恩(曼联队长,左后卫)、埃迪-科尔曼(中卫)、马克-琼斯(中前卫)。大卫-佩吉(边锋)、汤米-泰勒(前锋)以及比利-惠兰(前锋)共7名曼联球员当场丧生,而队内头号天才邓肯-爱德华兹因为严重的肾衰竭,在医院中被死神折磨了15天后,驾鹤西去。   曼联的功勋主帅巴斯比以及另一位天才博比-查尔顿重伤,而10名幸存的队员中,布兰奇-福勒以及巴里因为伤势过重,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是终生告别了绿茵场,就这样,1958年的2月6日成为了曼联队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老特拉福德的南看台外墙上挂着的慕尼黑时钟在向人们讲述着那段伤痛的历史,红魔的血泪永久的把1958年的2月6日,写在了慕尼黑机场的雪地上。   年重生路—以英灵的名义   在慕尼黑空难后,时任曼联主帅巴斯比在送往医院抢救时几乎停止了呼吸,最终在连续发出了多次病危通知,甚至两次做了临终祷告后,顽强地活了下来。但是对巴斯比而言,存活,或许要经历更大的痛苦。因为他清醒最关心的就是曼联球员的情况,而他每向妻子说出一个名字,爱妻便要哭着摇头或点头来告诉他球员的生死,那种的痛苦比死亡更让人难以承受。   而20岁的博比-查尔顿也留下了严重的心里创伤,他经常会做噩梦,醒来后大汗淋漓,甚至一度想放弃了足球。慕尼黑空难给曼联造成了毁灭性的的打击,从主帅,队长,球星,主力等等等等,这场空难让曼联损失了几乎所有的主心骨。如今已82岁的哈里-格雷格仍然反复沉吟:“天色还未破晓时,我独坐海边,时常能看到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是一群多么年轻的人啊,我们都是。” 哈里-格雷格立刻重返赛场   曼联的助教、留在曼彻斯特后方的吉米-墨菲承担起了重建的工作。墨菲回忆:“巴斯比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对我说‘要让曼联的旗帜继续飘扬’。那真是一段痛苦的时光。”苦难总会淬炼的人的意志,或许曼联日后在场上那坚忍不拔的气质,正是从这段艰难岁月中提炼而来   慕尼黑空难后的第一场比赛,曼联迎来了与博尔顿的足总杯,吉米-墨菲甚至差点填不满自己的出场名单,出场阵容中除了福克斯和格雷格外全部都是替补和青年队的队员,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曼联3-0击败了博尔顿。接下来的冠军杯半决赛,曼联在首回合的主场还2-1击败了AC米兰,但球队在客场失利遗憾出局。这两场关键的比赛成为曼联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不屈的最好例证。 查尔顿终于完成了英灵的夙愿   马特-巴斯比在病床上躺了6个月后重返曼联帅位,他发誓要再现曼联的辉煌,要用冠军告慰慕尼黑空难的亡灵。重生之路无法一蹴而就,五年后,1963年曼联重夺足总杯,宣告了王者的回归,以查尔顿、丹尼斯-劳、乔治-贝斯特为代表的新一代红魔崛起。时间走到1968年,慕尼黑空难整整10年后,巴斯比终于带着曼联夺得欧洲冠军杯,巴斯比将冠军杯高高举起了八次,每举一次就呼喊一个慕尼黑空难中逝去的球员的名字。博比-查尔顿等队员纷纷割破手指,将鲜血滴进冠军杯中,滴落在球场上来告慰那些逝去的英魂。慕尼黑空难后的曼联,拒绝了命运的施舍,而是吞下血泪,亲手重造了自己的王朝。   曼联和皇马的情谊,以及豪门的自尊   老特拉福德不能被灾难击倒!慕尼黑空难后,整个曼彻斯特的人众志成城。当时因为球员凑不齐,曼联董事会甚至已经动了关闭球队的念头,然而被巴斯比志向的继承人、曼联助教吉米-墨菲力拒绝。然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英格兰都向曼联伸出了援手,其中甚至包括利物浦和诺丁汉森林。 曼联就是我的天堂   其中最为特殊的俱乐部,就是当时欧洲霸主皇家马德里。如果谈及曼联与皇马的就不得不提巴斯比和伯纳乌。1956年。伯纳乌曾经邀请巴斯比执教皇马,他对巴斯比说道:“我会给你一个天堂。”而巴斯比回应道:“曼彻斯特就是我的天堂。”这句话至今仍被挂在老特拉福德的西看台上,成为了曼联球迷永恒的信仰。伯纳乌与巴斯比之间的友谊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的。   就在慕尼黑空难后的第二天,时任皇马主席伯纳乌便代表皇马倡议将当年的欧冠奖杯授予曼联,但是这个提议没有通过,此外伯纳乌甚至在当时说服了如日中天的斯蒂法诺租借加盟曼联一个赛季帮助红魔渡过难关,但是这笔交易被英足总以斯蒂法诺“不会说英语”为理由而拒绝。另一个值得一提举动是,伯纳乌促成了当时仅在联赛排名第9的曼联以特例出现在58 59赛季的欧冠抽签中,那也是欧冠改制前唯一一次出现非冠军身份的球队,但是这个提议最终也被英足总强硬的否定了。 皇马曾向曼联赠送纪念锦旗   曼联重建初期,球队已经崩溃的财政状况是所要面对的最大困难,皇马曾经提议给曼联一笔贷款,不过曼联拒绝了,即便是困难重重,曼联在重建中也没有接受任何直接的经济援助,或许在巴斯比看来,那是一个豪门应该坚守的自尊和骄傲。巴斯比唯一的希望是能够与当时的欧洲霸主皇马进行筹款友谊赛,伯纳乌丝毫没有犹豫就接受了,并且减少了皇马应该收取的出场费。就这样,在1959-1961年期间,皇马和曼联进行了数场友谊赛,即便是皇马赛程非常紧密的时间里也从未失约过。曼联不仅和皇马向世界足坛传达出百折不挠的精神,更重要的是,重建的曼联还通过与欧洲霸主的直接较量,一步步找寻并缩小着自己的差距。   足坛悬案—如果没有慕尼黑空难   如果没有那场空难,曼联的历史,欧洲足球的历史,乃至世界足球的历史会不会是另一副模样?没有人能真的知道,巴斯比的男孩们会成为多么伟大的一代。空难发生前的曼联,在巴斯比的倡导下迅速崛起,50年代中期,曼联实现了青年足总杯的5连冠!以邓肯-爱德华兹为代表的年轻人进入一队并逐渐挑起了大梁,并赢得了“巴斯比的男孩们”的响亮名号。1955 56赛季。他们以11分的巨大优势夺得联赛冠军,接下来在1957年曼联蝉联了联赛冠军,这支征服了英格兰的红魔,平均年龄还不到22岁!   而这绝非巴斯比的最终目标,他的计划是征服欧洲。尽管当时英足总反对英格兰球队参加欧洲冠军杯,但是巴斯比还是带领曼联以英格兰冠军的身份参加了这一赛事。56 57赛季,曼联一路横扫安德莱赫特、多特蒙德和毕尔巴鄂进军半决赛,球队只是在面对当时面对斯蒂法诺领衔的皇马时以3-5遗憾败北。 曼联球迷拉出了横幅纪念空难   然而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曼联与皇马的差距并不大,考虑到巴斯比宝贝们的表现,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可以再第二年卷土重来。事实也是如此,1958年当曼联淘汰贝尔格雷莱德红星再次晋级半决赛时,所有人都期待着曼联冲击冠军,但是慕尼黑的悲剧终结了曼联的一切希望。2008年,博比-查尔顿在接受采访时,仍对时常抱憾的说:“皇马是当时我们面对的强大对手,但是我们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打法,如果没有慕尼黑的悲剧,我相信我们会赢得1958年的冠军杯,皇马的5连冠也就无从谈起。当时那支曼联非常年轻,并且善于学习,我们已经为征服欧洲做好了准备。”   不仅如此,慕尼黑空难还深远的影响了世界足球的格局,1958年是贝利征服世界开启球王时代的元年,而当年的瑞典世界杯上,英格兰止步附加赛。博比-查尔顿称如果没有慕尼黑空难,如果邓肯-爱德华兹,埃迪-科尔曼,罗杰-拜恩等人都能够参加1958年的世界杯,英格兰或许会是那届杯赛最大的热门之一。尤其是一代天才邓肯-爱德华兹的逝世,让英格兰损失了一位绝对巨星。 至今人们还无法忘记邓肯-爱德华兹   当年的邓肯-爱德华兹是什么级别的人物? 20岁就成为曼联英格兰双料核心,连续打破二战后多项赛事最年轻出场纪录。23岁的时候就代表曼联出战175次,在中前场可以替任何位置,英年早逝之后,依然可以在100位影响世界足坛的球星中排名59,如果没有那次空难,邓肯-爱德华兹,不敢说能一定能彻底征服世界足坛,但至少不会逊色于查尔顿,成为世界足坛的顶级巨星。   时至今日,每当看到英格兰涌现的超新星,查尔顿都会感慨道:“我看到了新的邓肯-爱德华兹。”如果没有这场灾难,那么1958年的欧冠和世界杯可能都将改写,那个时代的足球史也会是另一副模样。然而历史不接受假设,慕尼黑空难带走了爱德华兹的生命和才华,曼联、英格兰乃至世界足坛,都只能在无尽的叹息中去怀念他的影子。   (梓泉)相关的主题文章: